Card shark——千术转生:上了扑克桌就要拿出真本事

你是一个普通乡下酒馆里一个普通的哑巴侍从,一个平凡的上班族,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但一天一个“圣日耳曼伯爵”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你今后的人生——

圣日耳曼伯爵询问你是否想要一夜暴富,然后在好奇心的趋势下,你参与了他和旁人的扑克赌局,也就是本作中第一个千术诡计→端来酒水→偷看对手的牌面→给伯爵用约定好的暗号报牌,看起来十分容易而且有效,但没有人是待宰羔羊,连输三把以后,恼羞成怒的赌客拔出手枪,混乱之中,自幼收留你的酒馆女主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你别无选择,只好和伯爵一起出发上路,踏上了“千王之王”的不归之路。

《Card shark》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洛可可风格下的水粉画(目测,也可能是油画)场景风格,但更让人惊讶的点在于,这是我接触的第一个把“千术”作为核心内容的游戏——上了牌桌,就要拿出真本事,围绕着如何出千获得扑克牌的胜利展开了丰富多样的玩法内容,而牌桌上的战斗只是故事的明线,牌桌之下的故事暗线有着非常明快的节奏:路易十五统治下的法国暗流涌动,波旁王朝摇摇欲坠,围绕着权力纷争的黑暗阴谋也正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酝酿着。

那么依靠着里应外合的出千之术,就可以赢取亿万财富,走向人生巅峰了么?结论可能正确,但是过程和我们所想象的大概会有很大的不同——“藤原老千花”出千不是为了赚取金钱,而是为了获胜的快乐,圣日耳曼伯爵同样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相对于“赚钱”而言,他执行着一项与国王路易十五紧密相关,但是又不可告人的任务…于是以你们的冒险旅程,构成了游戏三个章节的故事。

虽说伯爵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但在游戏中,与吉普赛人大篷车和“魔术师”为伍的你们确实是不可不扣的穷光蛋,为了用扑克赌博作为社交手段接近那些真正上流社会的人士,需要的就是赚钱和不断的胜利,那么输了怎么办呢,SL么?遗憾的是游戏并没有手动存档功能,而“剧情战”的通过往往需要连续3场胜利,如果中途翻车,那么就只能去往“谷仓”这样的地图去使用之前用过的诡计来赚取一些“启动资金”,再去挑战那些剧情中必须要通过的关卡——并非每个地图都需要“通关”,主线相关人物名字是红色。

扑克赌博的场景千变万化,你也不可能一直保持着可以倒酒看牌的侍从身份,所以游戏中其实包含了28种赌技和杂技——杂技包括了从扔硬币、扔扑克牌进帽子这些“决高下”的内容到“击剑”这样决生死的内容:没错,打牌不会死人,最多裤子赔掉,但击剑是真的会死人,击剑需要观察攻击方的出剑位置QTE,耐心等待反击的机会(QTE圈变红),那么万一死了怎么办呢?

那就需要你使用学到的各种牌技来击败死神完成复活,各种牌技同样是使用QTE的千术操作,其名称纷繁复杂,但总的来说大致上可以分为——记牌、换牌、切牌、看牌、发牌、暗号。

折牌(正向或者方向扭曲卡牌)甚至是直白的“标记”(用只有自己能看到的墨水做记号);

换牌包括了把预先铺垫好的牌型换到指定的位置,用来发出想要的牌(把JQKA这样的大牌发给队友,把小牌发给对手),以及直白的从备用卡牌直接换需要的牌给队友(这样有一个问题就是下个回合必须再找机会把重复的牌换走,不然就会穿帮);

切牌(以及洗牌)的原本目的是打乱牌序,但游戏中所要实现的就是“不打乱牌序”,需要用一些手法上的技巧保护自己原本预设的换牌区域,甚至引导对手来完成“无效”的洗牌或者切牌,用来降低对方的警惕;

看牌的话主要是一些场外手段,包括了倒酒、反光等等,这个主要是考验眼力,没什么技术含量不做展开;

发牌的话一般来说是最后水到渠成的行为,但是和前面的步骤能够形成很多联动,比如从牌桌“收牌”的时候可以“若无其事”的把所需要的牌利用换牌布置成想要的牌序,再利用切牌换到想要的位置;

暗号的话比如倒酒时摸酒杯、擦桌子时的方式和力度等等,主要用来提示对手的大牌、花色和卡牌数量,同样一般是和前面的步骤结合来使用。

如果只看上面关于“千术”的描述,是不是已经感觉很复杂要晕了?事实上游戏还是相当友好容易上手,主要在于对于这些千术做出了很好的步骤化“解构”,就是我们所需要做的每一步都很简单,以及对于手柄操作的利用非常到位,比如摇杆的方向对应擦桌子的方向等(游戏也是强烈建议手柄来游玩)。

虽然刚上手时非常容易,但随着剧情流程的行进,我们也将遇到越来越狡猾的敌人和越来越复杂的千术操作需求——在第一章时往往只包含1-2个步骤,但从第二章开始,出千的步骤会大幅度的提升,此外我们所遇到的情况往往和实际中并没有完全一致——比如4人乃至5人的牌桌,我们想要帮助的对象(圣日耳曼伯爵)和想要针对的敌手所处的位置往往是随机的,那么根据其位置的变化,插牌和切牌的布置又会有很大的不同,这一切完成可能并不难,但如同上文已经提到过的,通过剧情挑战往往需要获得3次胜利,而想要获得3次胜利,敌人在于时间,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完成这些QTE千术完成的足够快。

需要完成足够快的原因是在所有“出千”操作的环节中,对手的怀疑值都会大幅度的上涨,而当怀疑值爆表时,我们就会无条件的输掉赌局并且被请离场。但光快也是不行的,快速并且精准是获得胜利的两大需求——在最开始的“倒酒看牌”环节,酒杯倒满的过程大概只有1-1.5秒左右,我们需要在这个时间到来之前“精准”的看清楚对手手牌所包含的信息并且汇报,而这仅仅是“眼观六路”的开始,在随后的游戏环节中,还会有在给3个人发牌时,通过自己在卡牌背面左上角做下的微小记号判断自己把什么卡牌发给了谁——这样就需要注意(1)是什么牌(2)当时发给的人,如果之前没有养成善用“余光”的习惯,那么这样的环节还是会有一些挑战。

此外,单个步骤的操作难度也在逐渐增加,比如在“捋牌”环节中找到所需要的牌——如果捋的太慢,耐心条会不够用,捋的太快又容易错过等;单局游戏中也会不断变难——比如用烟灰缸的镜面反射看牌时,在第2和第3局,对手会把烟灰缸推来推去;甚至在第3章开始,对手也会出千——当你想要找A时,发现一把牌中早就一个A都没有了…

遗憾在于,游戏“观察-策略-出千(QTE)”的铁三角缺了一条腿“策略”——在对于千术原理的讲解、操作的解构和游戏化而言,《Card shark》完成了大师级的工作,在“观察”获取信息,从而和千术的QTE应用,形成一种时间压力的游戏机制方面也是可圈可点。但作为“策略”一环,也就是“什么情况下我该干什么”这一点表现的却不尽如人意。

游戏中主要的策略要素有:耐心条、赌注、赌客的位置,其中只有赌客的位置会切实影响到千术中的换牌与切牌操作,赌注的话是每回合翻倍——可以加注(最大为任何一方拥有的最大金钱)但是对方的耐心条会暴增(最大为5格耐心条只剩下1格),但因为3连胜一定可以过关,那么如果你只用1格耐心条就能获胜,稳打稳扎也是必胜(当然降低局数会大幅提升容错率)。

事实上游戏在最开始就提示了一些耐心条方面的小技巧——比如你可以适当放水故意输掉来降低对手的耐性,但事实上这几乎完全是不可行的,因为游戏并没有设计“正常操作”的快捷选项,那么当你进行任何牌堆相关操作时对方的怀疑值都会上涨,降低的那一点怀疑值根本就入不敷出,越是游戏的中后期越是如此。这样的设计事实上让耐心条单纯的变为了一个“时间沙漏”,而赌注的加减也基本失去了意义,降低了游戏更进一步的乐趣。

事实上策略性的简化大概和游戏卡牌胜负的逻辑被单一化有关,比如当你需要发两个A时,发不到就会必败,发到了就会必胜——这虽然违背常识,不过或许还不是很大的问题,但接下来,当你进行一个步骤很多的QTE时,只要其中的一环出了问题你就是必败,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操作失误会让人抓狂:这几乎是无法避免的,因为大量涉及到手柄摇杆操作的内容会出现误判十字方向与斜向的情况,而用画笔给卡牌做记号的流程更是堪称“噩梦”,因为移动左摇杆时光标的移动幅度太大了,但游戏又不允许中途切换手柄和键鼠操作…

除此以外的问题还有精准操作也并没有额外奖励——那么完美执行QTE操作的意义是什么?感觉上完美执行可以降低一点“疑心值”会合理一点吧?还有游戏中反复提到了“随机应变”,但事实上这样的场合非常的少——主线的几个关卡有额外的可能性(灯泡图标),但在牌桌上我们能做的事情事实上是非常固定的。

总的来说,这是一款非常有特色,也很值得一玩的“千术模拟器”——在少年时代开始,周润发与周星驰的赌侠赌圣等等影视剧就一直让我印象深刻,但对于如何在扑克牌中出千我一直处于一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状态,那么这样一个游戏的过程毫无疑问会让我觉得新奇和有趣。另一方面,其精致特别的艺术风格与对千术复杂方式的结构化解构也都体现着独立游戏的隽永之美,总的来说,我个人还是比较推荐这样一款游戏。

0 Comments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