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成龙》⑥ 带着中国人的作品走向世界

昨天,我们读到成龙第一次去美国闯荡好莱坞的经历,虽然铩羽而归,但成龙却因此遇到了邓丽君。

20世纪80年代,我两次闯荡好莱坞,都以失败告终,带给我最大挫折感的,不是影院里稀稀拉拉的观众,而是美国的媒体。

拍完《杀手壕》,公司希望我趁势在美国展开一轮宣传,他们帮我安排了很多访问。

同事在这之前提醒我,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面对美国记者,当时我觉得他在小题大做,我年轻的时候什么苦没吃过,什么场面没见过?区区一些媒体记者,又能把我怎样呢?

“你的名字怎么念?”“你是李小龙的弟子吗?”“你能徒手打碎砖头吗?”“你能表演一下空手道吗?”“请你秀一下功夫!”

诸如此类的问题同时袭来,我有点招架不住,心里也非常烦,心想,你们凭什么像耍猴一样耍我?

所有这些都超出我的预料,我是犯了什么病,放着好好的亚洲市场不顾,跑来这个没人喜欢我的地方?

回到亚洲,又拍回成龙式动作片,自己觉得很爽,但我的同事们从来没放弃把我推向世界。

这一次,我要自己选择电影项目,不再任人摆布,我知道哪一种电影才是适合我的。

刚到好莱坞,我的邀约就一直不断,但那些电影都被我推掉了,我觉得角色不适合,与此同时,我自己做了一个剧本,那就是和唐季礼合作的《红番区》。

故事里的很多情节,都来源于我自己以前在美国生活时的观察,棒球、橄榄球、坐轮椅的小孩子,都是我平时跑步时看到的。

我看东西跟别人看东西不一样,看到打棒球,我会想它能怎么用在动作电影里,如果你直接用棒球棒打人,会死人,那怎么样可以既不,又让观众很心疼我呢?

我就琢磨出了一个用棒球棒击碎啤酒瓶来攻击我的办法,这样拍出来的视听效果也比较好。

那场戏拍到后来,道具瓶子不够用了,都是拿真瓶子打,其实很危险,我也受了一些皮外伤,所幸没大碍。

在一个往下跳的动作里,我把脚给摔骨折了,当时医生说要停工两三个月,工会也说不行,不能再继续拍。

我说,听我的,马上开工,我让他们给我做了一个石膏的鞋,把石膏画成一双鞋的模样。

电影里那个用来碾压兰博基尼的大气垫船,是英国女王借给我的,嘉禾的两位老板邹文怀跟何冠昌认为,这部电影有可能帮我敲开西方市场的大门。

1995年,《红番区》在美国上映,首周末即拿下980万美元的成绩,成为首部登上美国电影票房榜首的华语片,而且还是配音电影。

我再一次面对美国媒体时,情况与之前有了巨大变化,我成为当地杂志的封面人物,出现在很多电视访谈节目中,大家都用热情的目光迎接我。

走在红毯中间,摄影机、照相机不断地闪光,人们大声尖叫着我的名字,这一刻,我知道自己做到了。

这部电影当时在内地院线也有上映,获得了几千万的票房,它让内地同行们第一次了解到了贺岁片的概念。

《红番区》还影响了很多美国的年轻制片人、导演,现在他们里面有不少都是大制作人、大导演了,我在美国碰到他们,他们都会跟我提到这部作品。

《红番区》还表达了我的一个态度,“以后这个世界再也没有黄、黑、白种人,只有一种人,就是地球人。”希望这个世界上少点敌对和仇视。

在那之前我们没见过面,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请我,有天同事说接到史泰龙的邀请,请我到美国去看《绝岭雄风》的首映礼。

我觉得很兴奋,超级巨星,竟然邀请我去看首映礼,同事又说,为了表示诚意,史泰龙让自己的秘书从美国飞来了香港,还带了两张机票,要陪我一起飞回去。

在飞机上我想,他为什么要请我去呢?我们又不认识,对于他这样的巨星来说,此时的我没有什么可以为他加分的“价值”啊。

到了机场,已经有车等在那里,是他的管家来机场接我,直接把我带到了史泰龙的家里,可是他并不在家,我就更加犯嘀咕了。

在参观完史泰龙的家之后,他的助理终于将我带到了片场,他们正在拍摄《超级战警》,同戏的主演有大明星韦斯利·斯奈普斯,还有桑德拉·布洛克。

史泰龙看到我,先跟我打了个手势,意思是稍等一下,接着我就听到他喊cut,跟现场宣布可以吃午饭了。

原来,史泰龙是故意要让我到片场看他,还特意把上午的戏份延迟,就掐着时间,让我抵达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拍最后一个镜头,然后就可以放饭了。

他快步走过来,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韦斯利·斯奈普斯也过来拥抱我,史泰龙一把把我从韦斯利身边拉开,那个样子的意思是“这是我的朋友,只能我来抱”,很可爱。

接着,史泰龙拉着我的手,走出片场,来到工作人员用餐的大帐篷,他对着里面所有人,像是介绍一个重要人物一般,介绍了我的名字。

整个帐篷里瞬间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史泰龙拉着我的手,穿过很长很长的帐篷,两边都是演员、特技演员、工作人员,我们路过的时候,那些人都唰的一下站起身来,齐齐向我鞠躬!

离帐篷不远,是一部巨大的房车,史泰龙带我到了他的房车里面,一上车,他就把电视打开,里面竟然是我的电影《警察故事》,接着他把柜子拉开,里面齐刷刷都是我的电影!

他说:“每当没有灵感的时候,我们就会看你的录影带,我们都在学你的东西,我真的很欣赏你,谢谢这次你能来!”

后来,这部《超级战警》里,史泰龙特地安排了一句对白,桑德拉·布洛克问他,“你怎么这么会打的?”他说,“我看成龙电影啊。”

从1994年到2003年的10年间,在北美电影票房排行榜上,亚洲电影票房冠军中的10席,我的电影占据了6席,这个成绩到今天还无人超越。

它不仅代表亚洲电影人在国际市场取得声誉,更代表有很多好莱坞的同行和观众,都看到了并且喜欢我们中国人的作品。

到了颁奖礼的演员休息室,我看到很多演员,全都是银幕上的大明星,就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看稿子的看稿子,聊天的聊天,所有人都淡定自若的样子。

我是第一次到人家的“地盘”,那时候英文也不是很好,有点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怎么融入那种非常“好莱坞”的气氛,也不敢过去坐,就站在门口。

站了一会儿,竟然有明星主动和我打招呼,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是西德尼·波蒂埃,我特别喜欢他主演的《吾爱吾师》,他真的是我非常非常欣赏的演员。

第二个主动出现在我面前的是罗宾·威廉姆斯,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演员,他说,天哪,Jackie Chan,能在这见到你太荣幸了,接着又讲了一堆东西,我还是听不懂,只能回复几句简单的话。

这时我就在想,既然都坐了那么久的飞机来到了这里,人家这么大的明星都对我很有礼貌,很尊重,那我为什么不勇敢地过去跟别人打招呼呢?

就在此时,刚好看到约翰·特拉沃尔塔正在不远处看稿子,我决定鼓起勇气走过去跟他打招呼。

接着,我现学现卖,用“I´m a big fan of you!”这句话和汤姆·克鲁斯打了招呼,他对我说:“Likewise”,后来我问了经纪人才知道,这是彼此彼此的意思。

那天,我就用“big fan”和“likewise”两句线年奥斯卡颁奖舞台成龙与贾巴尔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