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缪尔森、弗里德曼与货币政策

保罗萨缪尔森是一位伟大的经济学理论家,但他同时也是一位现实世界的敏锐的观察家。他对现实世界的观察如此敏锐,以至于他在其1948年出版的教科书中所谈到的许多问题,也许比当前的金融危机爆发前夕大多数经济学家所认为的更接近事实。

对于货币政策来说,情况尤为如此。我认为,公平地说,到了20世纪80年代,绝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已信服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论断,即激进的货币政策可能阻止了大萧条。在对20世纪90年代日本的经济困境进行深入思考之后,我们当中有些人便开始怀疑起这一论断了;但直到2002年,本伯南克才代表美联储宣布:“你们说得对。我们过去这样做过。不过谢谢你们,我们不会再这样做了。”

以下是保罗 萨缪尔森在其1948年版的教科书的第353-354页中所作的论述:

如今,很少有经济学家把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当成是控制商业周期的万能灵药。纯粹的货币因素被认为是与起因一样重要的征兆,尽管存在严重影响的征兆不应该完全被忽略。

储备银行能够通过提高他们的政府债券和贷款数量,并降低会员银行的法定准备金要求,来刺激货币供应和银行存款的增长。

就在我们希望储备政策能够最有效地发挥作用的经济大萧条期间,各会员银行却很可能会害怕购买新的投资物或发放贷款。

如果储备当局在公开市场购买政府债券,从而使得银行储备膨胀,银行将不会把这些资金投入运作,而仅仅只是持有这些储备。

其结果是:这只不过是银行闲置现金的资产负债表上对旧的政府债券的一个替代品。如果银行和公众对收益率已经非常低的金边债券和闲置现金的态度十分冷漠,那么储备当局甚至连抬高旧的政府债券价格的做法都可能不会成功;同样,储备当局降低利率的做法也可能不会成功。

即使当局应该成功地压低短期利率,他们也可能会发现,在长期利率将要保持低水平时,要说服投资者是不可能的。如果通过超人的努力,他们的确把高级别的政府和私人金边证券的利率降低了,那么,由抵押或商业贷款或股市融资提供资金的风险较高的新投资的利率则可能会保持黏性。换句话说,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可能不会使实际利率降低太多,而很可能只是使大家的流动性增强。

根据货币数量理论,我们可以说,货币流通速度不会保持不变。“牛不喝水莫按头。” 你能够强行把货币投入到金融系统去换取政府债券——最接近货币的替代品;但你不能使货币流通背离新产品和新的就业机会。你能够降低某些利率,但不能把它们完全降低到同样的程度。你能够用较低的借款利率去诱惑商人,但你不能让他们把借款用于新的投资品。

*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close